我是个淫荡的女生

扫码下载App

推荐扫描下载男神APP,质量更优,内容更多,如若发现视频,小说,图片无法打开,请点击联系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她是我中学同学,同一届但不同班,算是高中阶段恋爱的女人。高中一毕业,我们就分手了,原因至今我们两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都说不清为什么。


恋爱关系解除后,彼此没像别人一样视为敌人般地似不认识。还是能在同学聚会类的活动中见面,并聊很多的话,而且是心裡话。她长得很漂亮,身高163,原来我们的关系在学校时没公开(同学间的公开)就常有男同学常在放学的路上骚扰她。后来慢慢的同学间都知道后,她就不再有这类骚扰。


后来她恋爱过几次,我知道的有医院的医生和公司职员,最后和一做生意的老板结了婚。婚姻不是我想像中的很好。男的有钱,但是经常酗酒,而且常因为醉酒回家一个不如意就动手打她。


上世纪90年代,还是用bp机的时候。一个冬天的深夜,应该都过12点了,bp机上显示她的代号,我立即回电话,听见的是明显的哭泣中的向我企求,要我出来,因为当时自己没结婚也没女朋友的阶段,放下电话就赶到约定的地点。毕竟因为她有家室,而我又是单身,不可能上宾馆,而当时的时间,多半的娱乐场所都over或接近下班,为了能安慰她,只好把她引到我的单位,在办公室裡开著等和她聊天,不记得当时都说了些什么,只是无奈的安慰吧。


原来在中学的时候,完全有机会干她的,两个人很多单独在一起的机会,可那时候自己或是她都很傻,好像也只会kiss和抱抱之类的,现在人看来是多么的……


哎~还是一次在一同学要去当兵,因为在同学家玩到很晚,我骑车送她回家途中经过省体育场,就弯进去到一角落磨稽了很久,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女孩子的身体,也只是在初冬的寒夜,手慢慢伸进她的衣服,摸了没带奶罩女孩的酥胸,还记得当我冰凉的手碰及她胸肤的时候她的表情:惊讶!接著就是闭眼随我摸弄。那时候不知道她是不是想男人干她了,可知道她当时很动情,一直由我轻轻地摸弄。她的奶现在看来很一般,可当时是第一次接触少女的胸襟,心跳急速jj硬棒棒。


也不记得摸了多长时间,当时两人感觉到寒冷都寒慄,就离开了……


一晃眼n年过去,她的婚礼我没去,也不知道。对于她婚姻中的遭遇我什么都不好说,也说不好,毕竟是人家家裡的事情。总是在她不愉快coll的时候,应约赶去陪陪她。开始以为这次也一样。以为什么事都不会发生。


办公室裡开著空调暖气,在南方没北方的那种暖气,记得当时还把电炉打开了。


最后我们kiss了,这是恋爱后的第一次亲密接触。动情中我把她压在沙发上,她虽有点推殇,可我还是把手伸进了她外穿的羊毛杉,由开始的隔著内衣和奶罩摸她的不大的奶子……后来拽开她的内衣解开后面的扣扣摸。


当时我虽然没女朋友但已经经历过几个女人,这会奶摸都摸了,就不可能再那么傻地到此为止,于是还在她略微阻挡的情况下解开了裤扣,手伸进去摸到她的bb口,那滑滑的感觉明显能感受到她想了,可以让我做下面的一切事情……


于是关了日光灯,只有电炉的红光照耀著办公室裡一切。因为天气的寒冷,所以只退去她的一隻裤腿,我也没把裤子完全脱掉,只是让jb能压上去做想要做的就ok.没有再多的什么,就朝著打开的双腿底部直接干过去,很滑很顺利地就进入了。


当jb进去之后,她双手使劲抱著我的后pp,压著我不动,紧闭双眼念道:舒服!舒服!


儘管自己之前经历过几个女人,可前面的几个最多就是「嗯~嗯~哦~哦~」,可能与当时的年轻和年代有关,没现在的女孩开放也狂野。这么深情地说「舒服!


舒服!「地的确是第一次遇到。顿时思维感官刺激无比,最让我刺激的还是身体,除了jb进入滑且温暖以外,她双手压住不让我动坦的那一刻,jb能感受到她的b裡在动,彷彿b的内部在轻轻的摸著我的jb……那感觉,至今无法形容也无法忘记。


整个过程没几分钟,我就受不了了,赶紧抽动了几下就射了。


那一晚我们就做了这一次,后来收拾好一切有时聊天……一直到天亮,送她到单位门口打车回家。


有过身体防线的突破,我们就继续著这种关系,但是不频繁,一是她因为家庭中的很多事情老是时间不凑巧,再就因为我当时是单身,多少会顾及一点。大概一年中也就几次吧。可我就奇怪了,怎么别的女人我可以很正常的发挥,完全可以充分享受整个过程的肉体摩擦和猛烈撞击的快乐,只有她,进去没一会儿,就因为她的b内嫩肉的蠕动,立刻就把持不了几分钟。


记得有一次,我约她来ktv包厢,在那儿我就干了一次,也是很快就结束了,后来因为还想,就摸她,一直摸到她b流很多水,我的jb却起立不了。后来离开的时候她对我说:你怎么这么没用啊?


我当时对她说:就是啊!真不知道怎么的,和你就这么快,而且不能继续。


她冷笑笑,应该是笑我在吹牛。可这种事情怎么都解释不清的。只好就这么绥咯。


后来有一次我们约会,我约她来宾馆,这次我是充分总结了曾经多次我身体的感受,做好了充分的淮备。于是在干之前,对她说我要带tt.开始她还不高兴地说:你是不是閒我葬呀?


解释了半天,我说不是,就是为了想试试带t后能坚持长时间。那一次我还真是实现了预期的目的,把她简直就是干疯了,嘴裡除了说:「舒服!舒服!」还不停地问我:「你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厉害了,是不是吃药了?」「这样还差不多,要不然都不愿意跟你在一起了!」


与她带t的经历就那么一次,说来还真怪哦,就是这么一道砍砍,过去了就没事了。


干她时她几乎是每次都一样,当进入的开始几分钟,她压住我的后pp不让我动,嘴裡念刀:「舒服!舒服!」b裡面是不停的蠕动,让我的jb舒服得不得了,真像是b裡另长了一张小嘴在为你kj……可能这也是她最爽的时刻,似乎待她享受一番以后,随著她身体朝我身体靠上的运动,我知道我可以动了,可以卖力抽动了,她随著我的大幅度抽动和猛撞,她的双脚也会卖力地勾著我的pp朝她身体压,似乎我一个人的力量难以使她满足一般。


操她的次数不怎么多,一年几次,甚至几年才一次。虽然我们常常见面聊天,说说心裡话。但有机会和气氛能操b的机会不是很多。


也许我孤陋寡闻,遇到的女人不算多。也儘管自以为还算经历女人多多,可是这么些女人当中,b内嫩肉会蠕动,让jb完全享受b内kj的还就是她一个。


上一篇:帮超淫荡学妹修电脑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篇:我和女友意想不到的泰国游